1. 欢迎访问青蜂侠历史网!

              一代名将哥舒翰:曾多次大败吐蕃,却晚节不保

              时间:2021-03-24 01:28编辑:佚名

              一代名将哥舒翰:曾多次大败吐蕃,却晚节不保 身败名裂 最后惨败被俘

              哥舒翰是唐玄宗时期的名将,曾多次多次大北吐蕃,军功赫赫,然而,就是这么以一位军功赫赫的常胜将军为何却在和安禄山叛军征战的时辰三军覆没,本身也被俘虏?

              公元756年,大唐帝国的太平盛世已然延续了几十年,国度承平日久、清闲已极,李唐王朝的君臣们,全然看不到危急就在面前。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统统尽在一念间。当安禄山这个胡人以弯刀快马掀起安史之乱时,整个国度马上如同羊圈中冲进了群狼,处处是手忙脚乱、引颈待戮的哀鸣。开阔的华北平原不外是胡马的演练场,拥有江山之险的东都洛阳也霎时沦亡,号称名将的封常清、高仙芝一起溃败,安禄山仅用六个月便兵临潼关城下。正是在如许的配景下,一代名将哥舒翰被架上了这个伤害的汗青舞台。

              哥舒翰,突厥人,自幼天资不凡,文武双全,言行举止极具大汉英雄的风范。从军后,因治军有方,命令严谨,甚得军心,深受名将王忠嗣的浏览,以战功成为其副手。王忠嗣遭罢职后,哥舒翰接替王忠嗣职务,谋划西北,主持对吐蕃作战,多次大破吐蕃,

              一代名将哥舒翰:曾多次大败吐蕃,却晚节不保 身败名裂 最后惨败被俘

              取得了闻名的石堡城之战的胜利,收复了九曲部落,将大唐与吐蕃的战线推进到青海湖及黄河河曲以西一线,并在疆场上取得了绝对的上风。

              哥舒翰兼任陇右、河西、朔方节度使,成为大唐西北偏向的首要军事统帅,其麾下的西北劲卒更是成为日后平定安禄山兵变的主力,也是唐王朝中衰后,赖以伐罪藩镇、拱卫京师的依赖。唐诗中“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就是盛赞哥舒翰的。哥舒翰多年交战未尝有败,其军功卓著有目共睹。然而在安禄山起兵作乱之前,哥舒翰于755年二月因纵酒过分,已中风瘫痪,失业在家。而唐玄宗在无人可用的环境下,只得硬生生地将罹病的哥舒翰推上帅位。

              当哥舒翰拖着病体委曲来到潼关后,他发明大势远比他想像的凶恶。

              一是唐军在军事上完全处于下风。安禄山叛军是唐朝边兵中的精锐,战斗力极强。而唐朝因为守外虚内,华夏地域军事筹办险些为零。西北精兵一时难以达到潼关,故中央当局掌控的部队多姑且招募,底子不堪一战。

              二是唐军连败,士气低迷,处处望风而降。

              三是履历了安禄山哗变之痛,唐玄宗从之前对军事将领的信托、松手变化为提防有加、猜疑甚重。一代名将高仙芝、封常清仅仅由于从疆场现实出发而采纳战略防御的计谋,唐玄宗就听信阉人诽语,将其处斩。即便对于哥舒翰,唐玄宗也并非完全信托。

              四是杨国忠、哥舒翰将相不和。杨国忠在其时的所作所为令无数人对他怨恨不已,安禄山造反在很大水平上也是杨国忠逼反的。故哥舒翰部将王思礼就劝哥舒翰杀杨国忠为民除害。哥舒翰虽未承诺此事,但二人的经营竟被杨国忠得知。杨国忠乃劝玄宗以杜干运(杨国忠心腹)率军进驻灞上监督哥舒翰。而哥舒翰岂是好惹之人?遂托故杀杜干运,兼并其军。这件事令杨国忠、哥舒翰愈加相互预防,玄宗也越发猜疑哥舒翰。

              五是哥舒翰所统帅的潼关唐军,多为各地败兵和新招募士兵,战斗力不强。并且哥舒翰因身体缘故原由,难以处置惩罚一样平常军务,遂委任行军司马田良丘主持大局。田良丘不敢刚愎自用,就让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和李两人互不平气,彼此掣肘,致使军中命令纷歧。

              哥舒翰虽然身体残疾,但脑子清醒,他审时度势,继续沿用了高仙芝、封常清坚守不战的计谋,试图依附潼关之险,反对安禄山的狂飙猛进,进而再图反扑。如许,安禄山狂攻半年多,毫无进展。针对其时形势,哥舒翰进一步指出:“禄山虽窃据河朔,不得人心,请持重以敝之,待其离隙,可不血刃而禽。”发起玄宗坚守要隘,待叛军久攻不下、军心涣散之时,趁势出击,大局可定。

              其时的形势也确实如哥舒翰所料,正向有利于唐军的偏向成长。在北线,郭子仪、李光弼连败史思明,割断了叛军前列与范阳老巢之间的交通线;在东线,叛军为张巡阻于雍丘(今河南杞县);在南线,又被鲁炅阻于南阳(今河南邓州)。安禄山一时进退两难,“议弃洛阳,走归范阳,计未决”,已计划回老巢范阳。

              就在战局胶着的要害时刻,玄宗再出昏招,在杨国忠的撺掇下,竟令哥舒翰出潼关与安禄山决斗。哥舒翰深知此时毫不能举行决斗,乃上疏劝谏说:“禄山习用兵,今始为逆,不能无备,是阴计诱我。贼远来,利在速战。王师坚守,毋轻出关,计之上也。且四方兵未集,宜观事势,不必速。”

              远在河北前列的郭子仪、李光弼也发起玄宗:“翰病且耄,贼素知之,诸军乌合不足战。今贼悉锐兵南破宛、洛,而以余众守幽州,吾直捣之,覆其巢窟,质叛族以招逆徒,禄山之首可致。若师出潼关,变生京师,全国怠矣。”极言哥舒翰只可恪守潼关不行发兵决斗。但玄宗底子不听这些正确发起,严令哥舒翰出关决斗。

              天宝十五年(756年)六月初四,哥舒翰被迫发兵。行前,这位沙场宿将自知此战凶多吉少,乃“抚膺恸哭”,引兵出关。成果,正如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所料,此战唐军三军溃败,紧接着潼关也被攻破,国都长安失陷在即。而我们的哥舒将军也早不复昔时的骁勇,竟被部将捆绑在战顿时献与安禄山。多年后,大诗人杜甫在名篇《潼关吏》中叹息道:“艰巨奋长戟,万古用一夫。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慎勿学哥舒。”

              一代名将伏地谢罪 折节求生

              安禄山见到囚徒哥舒翰后,小人得志地求全他说:“汝常易我,今何如?”可怜一代名将哥舒翰此时竟全无英雄胆色,居然伏地谢罪,“陛下拨乱主。今全国未平,李光弼在土门,来瑱在河南,鲁炅在南阳,臣为陛下以尺书招之,三面可平。”想以此来求苟活。

              安禄山大喜,封哥舒翰为司空,让他修书招降各地。然而这些哥舒翰的旧日部将接到书信后,都覆书责骂他不为国度死节。安禄山大失所望之余,顿时变脸将哥舒翰囚禁起来。

              安禄山嗜杀暴虐,末了逼得亲儿子安庆绪杀之以自保。安禄山身后,唐军陆续收复长安、洛阳,安庆绪在逃往邺城之前,嫌哥舒翰等俘虏累赘,遂杀之。一代名将哥舒翰,折节求生,也只不外多活了一年罢了。

              然而正是如许一名功勋卓著的常胜将军,却在抵御安禄山叛军的时

              一代名将哥舒翰:曾多次大败吐蕃,却晚节不保 身败名裂 最后惨败被俘

              辰,手握20万雄师,又有潼关结实的防御工事,为何竟然在和安禄山叛军征战的时辰三军覆没,致使潼关失守,叛军势如破竹攻入国都长安呢?

              第一,唐玄宗好大喜功,急功冒进。

              从某种意义上说,安史之乱之以是造成,除了唐玄宗妄想享乐,不理朝政外,底子缘故原由,还在于唐玄宗好大喜功。他在处置惩罚北方边关少数民族问题上,妄想边功,以是才会把那么大的兵权交给安禄山。

              就好比让哥舒翰发动石堡城一战,在哥舒翰之前,多位将军都已经告诉唐玄宗。石堡

              一代名将哥舒翰:曾多次大败吐蕃,却晚节不保 身败名裂 最后惨败被俘

              城是突厥集天下之力来防守的一个处所,不容易打,打下来用处也不大。可是唐玄宗偏偏要打。成果哥舒翰丧失了好几万人,耗时数月才拿下,可以说是惨胜。可唐玄宗不吸取教训,却认为这是他的伟大功绩。

              在潼关问题上也是。潼关的守将原本是封常清、高仙芝。因为唐玄宗在部队部署上实外虚内,这两员名将在洛阳打不赢安禄山,退到潼关坚守。假如这两员上将一直守在潼关,安禄山未必能进步一步。然而唐玄宗却听信阉人诬告,杀了这两员上将,又让有病在身的哥舒翰前去接替封常清和高仙芝。哥舒翰前去潼关后,继续执行封常清和高仙芝的做法,坚守不出。可是,急功冒进的唐玄宗却强迫哥舒翰出击,哥舒翰大哭出击,末了造玉成军覆没。

              第二,大臣们用力于勾心斗角,而不是同心专心平乱。

              安史之乱的发作和节节败退,除了唐玄宗昏庸以外,还在于朝臣们不和。

              一是安禄山和杨国忠的抵牾不行和谐,安禄山以“清君侧”为名造反。

              二是上将封常清、高仙芝与阉人边令诚不和,边令诚诬告并让唐玄宗杀掉封常清和高仙芝。

              三是哥舒翰统兵后,又由于与安禄山以及安禄山的族弟安思顺不和,诬告安思顺。安思顺是安禄山族弟,可是,他实在并没有站在安禄山一边。在安史之乱之前,他就曾多次提示唐玄宗,安禄山会造反。唐玄宗不听。哥舒翰掌控权利以后,便伪造证据,末了让唐玄宗杀掉安思顺。

              四是哥舒翰和杨国忠不和。原来哥舒翰是杨国忠 尽力抬举起来,敷衍安禄山的。可是哥舒翰掌兵以后,便和手下密行刺掉杨国忠。虽然说他这也许是公理的举动,但确实造成了将相不和。致使厥后杨国忠在唐玄宗眼前进诽语,强令哥舒翰放弃坚守,轻率出击而终极三军覆没。

              五是哥舒翰的两个手下不和。哥舒翰原来在领兵之前便已中风,无法处置惩罚一样平常事件,因此他把军事委托给了两个手下。个中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偏偏这两小我私家不和,常常互相抬杠,而有病的哥舒翰却无法化解他们的抵牾。从上到下,都在勾心斗角,这战役还打得赢么?

              第三,哥舒翰枉为名将,不能起带头感化。

              哥舒翰在边关的时辰,是常胜将军。可是在潼关,他的一系列做法其实值得商讨。

              一是痛哭出关,侵扰军心。哥舒翰阻挡出关,倡导坚守。厥后这个主意遭到唐玄宗和杨国忠的阻挡,只得出关。既然要出关,那就正对实际,激励将士,背水一战。但是他作为主将,却在这时辰痛哭出关。你是主将,却如许做,不是在侵扰军心吗?军心都乱了,一最先就败了。

              二是批示不妥,毫无战术。哥舒翰已经大白安禄山是用疲弱之兵把他引进匿伏圈,用精兵对他举行围歼。这是在他出关前就大白了的。既然云云,莫非就没有针对性地举行一些战术摆设吗?该怎么打?打不赢又该怎么退却?全部这些他完全没有设计。的确就是把20万雄师直接往安禄山的大口袋里赶了事。这是一个经验富厚的名将的做派吗?

              三是被俘降服佩服,名望扫地。哥舒翰末了被安禄山俘虏以后,他竟然跪倒在他已往的仇人眼前,称安禄山是“陛下”,向安禄山屈膝降服佩服。并且还说,只要安禄山留他一条小命,他就帮安禄山劝说那些人降服佩服。没想到,他部下的人都有节气,果断不愿降服佩服。成果安禄山以为他无用,原来封了他高官,给他拿掉,把他关进牢狱。厥后安庆绪逃跑的时辰,又把他杀了。他云云斯文扫地,仅仅保了一年的命,末了还被杀掉。

              如许的天子,如许的朝臣,如许的上将,潼关之战,若何能赢?

              范仲淹因母亲去世,决定辞官丁忧,但他手上还有重任没有完成。这件事在朝中也是引起了一番争论,后来刘太后决定让范仲淹回家守孝,然后由他推荐的张纶继续修晏,这样便可国事家事两全。不过张纶这个人物在《清平乐》中基本没什么戏份,作为被范仲淹推荐的人,张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那为了解决大家的疑惑,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介绍下张纶,看看他的一生有哪些成就。

              1、文武全才

              张纶年少时,便是家乡卓异任性的才子。进京“举进士不中”后,转任武职。公元1000年春节,下级军官王均反叛朝廷,在益州称帝。张纶随益州知府平叛。

              平叛途中,官军遇到数百叛军据险抗拒。张纶接到知府全歼这股残敌的命令后,派人飞马禀告:“他们已是一股走投无路的穷寇,逼急了他们逼得狗急跳墙,不如安抚劝说他们归顺朝廷。”

              知府采纳他的建议,对叛军采取强大的心理攻势。叛军果然人心惶惶,丢弃武器归顺官府。

              官兵平叛后得意忘形,张纶的部下开始军纪涣散,“纵酒掠居民。”张纶为严肃军纪,将带头闹事几名军官斩首示众,稳定了益州民心。

              因张纶平叛有功,当辰州(今湖南怀化市北)少数民族首领彭氏率部入侵内地时,张纶被朝廷任命辰州军政主官。张纶下车伊始,马上命令修筑“蓬山驿路”,使彭氏无法继续向内地进军,只得作鸟兽散。不久,彭氏卷土重来,张纶派人向彭氏等少数民族首领说明利害祸福关系,又出钱买回被彭氏等掳掠为奴的边民,再与少数民族首领们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刻石于境上。”

              2、兴利除害

              因劳苦功高,张纶被朝廷委任为江淮制置盐运副使。他大胆改革盐税旧制,因地制宜增设“杭、秀、海三州”盐场,使食盐税扭亏为盈,当年食盐税增收一百五十万。两年后,增加贡米八十万石。他疏通沟渠,将太湖疏导入海,当年就使得官府收到百姓交纳的田赋六十万。他拓宽河道“以避覆舟之患”,又在漕河边加固巨石以稳固河堤。

              在泰州(今江苏省泰州市),张纶与范仲淹有了首次交集。

              1021年,进士出身的范仲淹凭出色的政绩调任泰州西溪盐税官。西溪因濒临黄海,常年遭海潮倒灌。唐朝时,李承曾修筑一条长达一百五十里的大海堤,取名捍海堰。范仲淹到任后,见捍海堰因年久失修,多处溃决,海水卤水淹没良田、毁坏盐灶,于是强烈多次请求张纶重修捍海堰。

              张纶早有此意,与范仲淹不谋而合。他立即奏请朝廷任命范仲淹为兴化县令,全权负责重修捍海堰工程。朝臣中有人坚决反对,认为海潮生生不息,重修捍海堰后,必定导致积水成灾。张纶再次陈述利害:“海水涨潮时,十次中有九次海潮倒灌。捍海堰修好后,患涝灾的几率仅为十分之一。利益远远大于灾害,难道不该重修?”经过三次奏请,朝廷终于批准他“调四万余夫修筑”。

              工程正在紧张有序进行时,范仲淹因母亲病故,辞官丁忧。张纶接替范仲淹,继续夜以继日施工。仅仅一个月时间,捍海堰重修工程顺利完工。泰州这片海潮卤水泛滥之地被“化为良田。”秋日丰收后,张纶宣布免除二千六百户人家拖欠的赋税。当地百姓感恩戴德,为他建造生祠,以表敬重和怀念。

              3、良心官员

              张纶极富才能谋略,且一贯“为人恕,喜施予。”在泰州任职期间,他见漕卒(押运漕粮的士兵)因冻饿交加死者甚众,泪流满面感叹:“这完全是相关部门的过错,根本难以体现出官家和朝廷的仁政啊!”于是,他拿出俸禄,购买千件短棉袄,送给缺衣少食的漕卒。

              张纶从政期间,两次代表朝廷出使契丹。他严守外交礼仪,不卑不亢,成为宋廷的形象大使。之后,他历任秦州和瀛州、沧州与颍州知府,在颍州知府任上病卒。

              范仲淹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践行者,张纶虽是他的上司,却也是范仲淹政治主张的身体力行者。历史。素来是由人民评说的。人民对所有关心民众疾苦的官员,都会发自内心热爱并尊崇。因此,在《宋史》中,张纶虽然仅有七百来字的记录,在《清平乐》中,也只有提名不出镜的待遇,但都不妨碍他成为名垂青史的优秀官员。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本文标签: 名将 叛军 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