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访问青蜂侠历史网!

              战俘营--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

              时间:2020-12-31 03:00编辑:佚名

              战俘营-"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

              地面上现仍存留一栋平房的南端,为一日式平房

              吉林省辽源市的“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因曾关押二战期间盟军中级别极高的战俘,一经发现就引起了广泛关注。日前,记者踏访了战俘营残存的5间日式建筑,发现如不尽快采取措施,这处弥足珍贵的历史遗迹表现历史人物的方式有很多种,用造型艺术的手段比文学手段更有难度,尤其是靠体量的度空间来表现体现于时间过程中的人物性格。雕塑是用来表现人物的,那我们就要先对人物进行深入研究。所以,肖像雕塑必须通过人物的外貌揭示他的心灵。尽可能的达到”形神兼备”,只有在深入研究雕塑对象的精神性特征,才有可能透过般性找到特殊性。只有具备人物个性,折射出人物的时代共性,才是刘开渠先生说过“人生是可以雕塑的”,无数历史英雄人物是人民中的精华,他们像群星样连缀成部闪光的历史。近代史上哪些可歌可泣的人物,使人铭记在心不能忘怀。就有在风雨中坍塌的危险。

              辽源“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是任其消逝,还是抓紧保护?众多文史专家呼吁,保护辽源“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已迫在眉睫。

              查证曾关押盟军高级战俘

              2004年9月,美国大华府日本侵略史学会一行13人的来访,使辽源“二战盟军高级战俘营”在尘封了60年后终于被发现。几年来,经专家们紧急搜集查证,认定的史实有:1944年12月至1945年8月期间,这里关押过美国、英国、荷兰等国家和地区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建朗:虽然是小战斗,游击区的这种战斗,可能每一个战斗而言它并不影响大局。你说我今天消灭了十几个鬼子,对全国战局没什么影响,但是它累积起来,使战争保持了这样一个中国能够坚持下去的态势,它就具有了战略意义。34名战俘。包括美、英、荷高级将领8人,英国和荷兰殖民地地方长官8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美国陆军中将、驻菲律宾美军总司令乔纳森·温莱特和英国陆军中将、马来亚总指挥官阿瑟·珀西瓦尔。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温莱特接替麦克阿瑟成为美国驻菲律宾总司令。1942年5月温莱特被俘。1942年10月,坐落于古城南京的原国民政府总统府,是一座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历史建筑遗存。现在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近代史博物馆。园中亭台楼阁,古木叠障,是典型的徽派江南古典园林。1840年鸦片战争至1949年南京解放的100多年里,作为中国近现代政治中心的南京,这里多次成为中国政治军事的中枢、重大事件的策源地。这一建筑群,成为近代中国历史的重要遗址。温莱特和香港总督等战俘被押往日本,再坐船去韩国,从釜山乘火车进入中国。1944年12月,温莱特等34名战俘被秘密运到当时名为西安县战俘营处关押疫情期间闲在家有空就会听阎步克老师的历史课,顺带着又把这本教材回顾了一遍,结合起来对于把握史学方法很有帮助。每卷都是由研究各朝代的历史大家分工编写,学术方面是没什么问题的,和几乎所有的教材一样,这本书太“规范”了,它只是提供一个框架,细节处还是要靠更多深入的研究来补充。经济文化比政治思想部分更有参考价值,个人感觉秦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最好的,近代史部分则太过谨慎,并且由于时代的原因,对于屡次提到的起义均抱有同情或赞许的态度,甚至连一些如北魏六镇之乱也被归为此类。。

              1945年8月16日,美军下士霍尔·雷斯等营救盟军战俘人员,在中国奉天伞降。8月19日,为寻找温莱特前往辽源,并将战俘成功救出。8月24日离开辽源赶赴沈阳。

              在太平洋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的安排下,温莱特和珀西瓦尔一起经由沈阳、重庆、菲律宾,最后到了日本横滨。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两位将军被麦克阿瑟学界利用影像资料进行史学研究的尝试早已有之,如台湾学者黄克武主编的《画中有话》(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03年)、陈平原教授的《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香港三联书店,2008年)、香港学者彭丽君的《哈哈镜:中国视觉现代性》(上海书店出版社,2013年)等著述都是非常典型的利用画报、照片、海报、地图等影像资料开展的史学研究。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之上,改革开放史完全可以依凭更加丰富的影像资料开展相关研究。安排在其身回望过去,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充满屈辱和血泪的历史。我们在抗日战争中见过太多侵略方所作的恶,大屠杀、三光政策、细菌战、对中国妇女的暴行等等,可谓罄竹难书。其中有一串数字,深深地留在所有中国人的印象里,成为了恶魔的代表——那就是「731」。后,见证了日本投降全过程。麦克阿瑟将签字的第一支笔转身交给了温莱特,又把第二支笔交给了珀西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