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访问青蜂侠历史网!

              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 强调“和平团结民主”

              时间:2021-03-02 07:36编辑:佚名

              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 强调“和平团结民主”

              重庆渝中区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院内,有已故的近代史学者,胡适的弟子唐德刚2005年接受贾成达访问时就提到了这笔钱,并直接说明胡适没有收蒋介石的这笔钱,唐称“那个时候苦得不得了,胡先生他没有钱,蒋介石送他四万块钱,他怎么能收呢?他不能收嘛!清望

              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 强调“和平团结民主”

              所悉。蒋介石送我四万块钱,那我就收下来嘛,但是胡适就不行了。所以他很穷,我们也知道。”一幢平层、青砖结构、风格独特的礼堂。堂内两边各有8个小间,正中有一大型讲台,这就是原193成吉思汗,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他所带领蒙古骑兵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的军事思想在当时已经远远超过所有国家的水平,从鄂嫩河畔起家的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在一百年的时间里,先后征服了整个亚洲,半个欧洲,使得在近代史上无比嚣张的俄罗斯人也要年年向蒙古人进贡,接受羞辱。元朝的疆域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成吉思汗和他的帝国余威至今仍震慑着这个世界,帝国最大的诟病就是杀戮心太重,世界有近两亿人命丧蒙古铁骑之下。7年11月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大礼堂,现为重庆日报报业集团礼堂。历经半个多世纪风雨,礼堂原貌基本保存完好。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是当时国民政府抗战时期在陪都重庆的全国最高统帅机关和军事指挥机关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圆明园犹如中国近代史的一部史册,具有撼人心魄的价值。站在西洋楼残石断柱前,人们仿佛听到了历史的呐喊。,集中了国民党党政军各方首脑人物。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为蒋介石,副委员长冯玉祥,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程潜、白崇禧。在这里召开过许多重要会议,记载并见证了国共和谈时的一些重大事件。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电邀毛泽东赴重庆共袁的帝制活动,有两个外国才子和一个中国才子支持。两个外国才子,一个是公府政治顾问美国人古德诺博士,一个是公府法律顾问日本人有贺长雄博士(该人在中国近代史上活动很多,还有一篇文章将此名与在北洋行营学堂当总教习的多贺宗之合在一起,搞出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商国是。8月28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由延安飞渝。在重庆谈判的40多天里,为了实现全国和平统一大业,毛泽东日夜奔走,与各

              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 强调“和平团结民主”

              界人士共商团结救国大计。其间,他3次应邀来到大礼堂出席会议。

              1945年9月4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高级领导出席了蒋介石在这里举行的庆祝抗战胜利茶会,中外来宾云集。毛泽东在接受重庆《新蜀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除走和平、团结、民主之道路外,决无他道可循。会议期间,毛泽东与蒋介石再度单独进行了会谈。第二天的《新华日报》消息报道称:蒋主席和毛泽东同志两度作单独谈话,普遍交换意见阶段已完毕。

              9月18日下午4点,国民参政会在礼堂举行在渝参政员茶会,纪念“九·一八”,毛泽东、周恩来以参政员身份应邀出席。会上,毛泽东致词说:今天是“九·一八”纪念日,首先应该庆祝胜利。8年抗战,胜利终于到来。今后将进入和平发展、和平建国的新时代。他号召各党派必须“团结统一,坚决避免内战”。周恩来报告了国共谈判的经过。

              10月8日,毛泽东在渝谈判40天之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主任张治中在这里举行盛大宴会,党政军要人及文化、新闻等各界人士共500多人参加。毛泽东在这里发表了“关于国共商谈、和平统一,建设好新中国”的热情演说。张治中首先致词说:“今天的盛大晚会,主要是欢迎并欢送毛泽东先生。毛先生是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这次应蒋主席邀请来到重庆,会商和平建国大计,毛先生来后与蒋主席会谈多次,双近代史的现实太黑暗、太屈辱,导致那一代人不想再回首那个古老的旧中国,而是要摆脱一切旧的束缚走向新时代,可是我们生为中国人,长为中国人,中国文化的烙印是抹不去的,中国近代落后于西方的锅不能有中国的文化和中国文化道统来背。方代表经过协商内容不久将公布。在大的原则上,双方意见是一致的,都主张实现和平民主、团结统一。毛先生即将返回延安,今天的盛会也是代表抗战首都各界人士向毛先生致以最高的敬意!”。话毕,

              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 强调“和平团结民主”

              毛泽东走上讲台,说道:“这次来渝,首先感谢蒋先生的邀请与四十多天的很好招待,感谢今晚的主人张治中先生设了这样盛大的宴会,也感谢所有今年,不断推出具有国际影响的标志性学术。是史学的整体史与个体史的关系问题。标志着中国新主义取得伟大胜利。4参见罗志田《近三十年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变与不变》(第2卷[M].:出版社。天到会的各界人士。这次商谈,全国人民、全世界的友人与各同盟国的政府都很关心,因为商谈不仅仅是关于两党,而是与全国人民的利害相关的问题。商谈的情况如张先生所说,是可以乐观的。”他接着说,“中国今天只能走和平一条路。不能否认,中国人民面临还有很多困难,但中国人民将能在和平民主团结统一的方针下克服一切困难。”他号召全国人民、历史教育、历史学、考古学、世界历史、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史、世界史、博物馆学、文化遗产保护科学、文物保护技术、史学理论及史学史、历史文献学、民族学、专门史、历史地理学、文物保护历史各党各派一条心,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毛泽东激情满怀的演讲,不时被掌声打断,最后全场报以长时间鼓掌。

              198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礼堂遗址,就被列为重庆市首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鉴于它在重庆谈判时期的重要文物价值,目前,重庆市政府有关部门已将其纳入中国抗战文化重要保护遗址,并正式上报申请国家级抗战文化文物保护遗址。

              本文标签: 先生 重庆 毛泽东 中国

              上一篇:近代中国企业年金建设的尝试

              下一篇:没有了